<output id="k236h"><ruby id="k236h"></ruby></output>
    <output id="k236h"><ruby id="k236h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1. <meter id="k236h"><menuitem id="k236h"></menuitem></meter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k236h"><b id="k236h"></b></blockquote>

        <code id="k236h"></code>

      2. <code id="k236h"><strong id="k236h"><dl id="k236h"></dl></strong></code>
      3. 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朔州名片 > 详细内容
        杀虎口
        来源:2018-06-21 09:10:40
        浏览字号:
        0

          杀虎口

          地处晋?#23665;?#30028;处的右玉县杀虎口关隘是最早的“西口”。“哥哥你走西,妹妹我泪花儿流?#20445;?#36825;首家喻户晓的走西口名曲就诞生在这里。

          今天,当我们把目光再次投向杀虎口时,我们发现,几千年来作为军事重镇和商贾贸易通道的杀虎口,由军事文化和晋商文化交织融合所形成的独特的西口文化,让边关古隘杀虎口显得更加风流倜傥,卓尔不群。

          一部《乔家大院》再现了晋商的辉煌,而乔家商业的创始人乔贵发,当年正是从杀虎口出关到内蒙萨拉齐,和乔贵发一起创办“广盛公”的秦钺,正是杀虎口人。

          杀虎口城墙

          “走西口?#20445;?#25104;就乔家辉煌。杀虎口成为晋商孕育地之一。从1690年开始,随着康熙皇帝西征,杀虎口已成为运送粮草的大本营,山西商人看准机会,随军贩送粮草,由此,成千上万的农民离开土地,走西口,到口外去。清政府也便在此设税关,政治经济达到鼎盛时期。杀虎口,商贾去集,车水马龙;日进?#26041;穡?#22352;拥荣华。杀虎口成为当年金光灿灿的豪商巨富之路,成为今日研究西口文化的“核心”地。

          曾经的荣耀总会风流云散,但文化的传承绵延不绝。如今,掩映在一片绿洲之中的杀虎口关隘更见其雄伟气势,瑰丽风采。杀虎口博物馆收藏了战争、兵制、晋商民俗的文化遗存。它见证了金戈铁马、烽火狼烟,沧桑玉帛,世道兴衰……

          站在杀虎口关隘上,在一望无垠起起伏伏的绿波中,古长城蜿蜒逶迤,烽火台沿山相望,古堡巍然屹立,古关口连绵不绝。这些“奢侈”的边塞历史人文胜迹构?#26432;?#22622;风光的独特景观。中原农耕、北方少数民族?#25991;粒?#20891;事战争,民族融合,晋商出关,西口文化的核心就是在这样的历史细节中逐渐积淀形成。

          杀虎口关楼

          主要景点:

          杀虎口:在右玉县城西北35公里处。还是外古代长城的一个重要天然关口。《朔平府志》里面记载有道:“长城以外,蒙古诸蕃,部落数百,种分为四十九旗。而杀虎口乃县直北之要冲也,其地在云中之西,扼三关而控五原,自古称为险要。”前世或今日杀虎口仍然又以重要的交通位置著称于世,京包铁路?#24418;?#24320;通之时,杀虎口乃是中原和漠南的通衢要道。杀虎口还以众多的人口,兴隆的商业,发达的文化,星罗棋布的古迹而远近知晓。

          外长城:明代所筑长城穿杀虎口而过,境内长城全长约84公里,古堡、烽燧林立,气势壮观,特别是杀虎口段,砖石砌面,筑有城楼、望台等,是明代抵御外来侵略的防御重地,也是清代晋商西出口外经商的主要“边防口岸”。

          右玉杀虎口

          杀虎堡:杀虎堡位于杀虎关东南1公里,由杀虎堡(当地人称作?#26432;?、中关、平集堡(当地人称新堡)组成。杀虎堡在?#20445;?#24314;于明嘉靖二十三年,周二里,高三丈五尺。万历四十三年,在杀虎堡南?#20508;?#22806;?#20013;?#24314;了一座同样规模大小的新堡,名为平集堡。后来由于边贸繁荣和人口?#31508;ⅲ?#22312;两堡中间筑东西两墙,将两堡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整体的城池,二堡之间被围起来形成一座封闭的关,名为中关。整个城堡平面呈“目”?#20013;汀?/p>

          博物馆:右玉县杀虎口博物馆成立于1976年,有藏品2000余件。2006年,博物馆从右玉县城整体迁?#39057;?#26432;虎口,进行了主题为“历史的驿站”的规划布展,展示了右玉独特的边塞文化、军事文化、晋商文化、西口文化以及生态文化,现与重新修建后的塞外古关杀虎口构成了一体,成为一道可观、可游、可研的亮丽的风景。

          右玉杀虎口

          苍头河生态走廊:山无头,水倒流。这是右玉的两大奇观。其中水倒流,指的就是苍头河水不像其他江河自西向东流或自北向南流,而是从南到?#20445;?#20174;东向西流淌,在内蒙汇入黄河。这也是我市唯一一条流入黄河流域的河流。如今的苍头河现在已经成为右玉县生态旅游开发项目的核心景观区,也是北?#20132;仆粮?#21407;罕见的自?#30343;?#22320;景观。

          注:杀虎口位于山西省右玉县杀虎口旅游区,从右玉县沿211省道西行30公里左右即到

          作为中原通往草原大通道的杀虎口,数千年来,人来车往,在坚实的玄武?#31227;?#35774;的古驿道上,留下了深深的印痕,也留下了帝王将相、文?#22235;?#23458;吟诵的诗歌。

          (一)出车彭彭征猃狁

          在《诗经·风》中,就?#23567;?#20986;车》诗曰:

          王命?#29616;伲?#24448;城于方,

          出车彭彭,旗旌央央;

          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,

          赫赫?#29616;伲?#29443;狁于襄。

          (二)苏武三别生?#29436;?/p>

          到了汉代,郅都、李广、?#29436;唷?#38669;去病,他们从这里出塞,挺进大漠,金戈铁马,驰骋疆场,留下的只是鲜血白骨,没有留下墨迹。苏武就不一样了。他持节从这里出使匈奴,心情很复?#21360;?#20182;从家里出发前,写下了《别妻》:

          结发为夫妇,恩爱两不疑。

          欢娱在今昔,燕婉及良时。

          征夫怀往路,起?#21491;?#20309;其。

          参辰皆已没,去去从此辞。

          行役在战场,相见?#20174;?#26399;。

          握手?#24576;?#21497;,泪为生别滋。

          努力爱春华,莫忘?#29420;?#26102;。

          生当复来归,死当长相思。

          苏武当年离家别妻,这不是最早“走西口”的吟唱么?恩恩爱爱的结发夫妻,为了明天离别,今夕尽情地欢娱?#26705;?#21487;是刚刚睡下,又怕征夫误了出发的时间,“起?#21491;?#20309;其”。“参辰皆已没,去去从此辞”。天刚半夜,就要起程,“去去从此辞”。中的两个去字,写出了无奈,写出了依依惜别之情。

          紧接着苏武?#20013;?#20102;《别昆弟》:

          骨肉?#25269;?#21494;,结交亦相因。

          四海?#23381;?#24351;,谁为?#26032;?#20154;。

          况我连枝树,与子同一身。

          昔为鸳与鸯,今为参与辰。

          昔者常相近,邈若胡与秦。

          惟念当乖离,恩情日以新。

          继而苏武?#20013;?#19979;了《别李陵》:

          ?#36215;?#19968;远别,千里顾徘?#30149;?/p>

          胡马失其群,思心常依依。

          何况双飞龙,羽翼临当乖。

          幸有弦歌曲,可以喻中怀。

          请为游?#21491;鰨?#20919;冷一何悲。

          丝竹厉清声,慷慨有余哀。

          长歌正激烈,中心怆?#28304;蕁?/p>

          欲展清商曲,念子不得归。

          俯仰内伤心,泪下不可?#21360;?/p>

          愿为双?#36215;潰?#36865;子俱?#26007;傘?/p>

          苏武“三别”出塞,写尽?#26388;?#22971;、兄弟、朋友间的生离死别,难舍难分的情谊。苏武的“出塞三别?#20445;?#27604;之?#25226;?#20851;三叠?#20445;?#26356;加柔肠寸断,揪心裂?#24013;?/p>

          (三)霍将军北伐震边庭

          当年?#29436;唷?#38669;去病没来得及写诗。到了北齐,虞羲到此写下了《霍将军北伐》的诗篇:

          拥旄为汉将,汗马出长城。

          长城地势险,万里与云平。

          ?#39592;?#20843;九月,敌骑入幽并。

          飞狐白日晚,瀚海愁云生。

          羽书时断绝,刁?#20998;?#22812;惊。

          乘墉挥宝剑,蔽日引高旌。

          云屯七萃士,鱼丽六郡兵。

          胡笳关下吹,羌笛陇头鸣。

          骨都先自聋,日逐次亡精。

          玉门罢斥堠,甲第始修营。

          位登万庾积,功立百行成。

          天长地自久,人道有亏盈。

          未穷激楚乐,已见高台倾。

          当今麟阁上,千载有雄名。

          虞羲登临汉塞雄关,遥想当年霍将军“汗马出长城?#20445;?#20056;墉挥宝剑,蔽日引高旌”的壮观场面,感慨天长地久,人道亏盈的沧桑变化。

          (四)隋炀帝观风巡塞北

          隋大业三年(607),“发丁男百余筑长城,西距榆林,东至紫河(即今右玉境内的苍头河),一旬而罢”。隋炀帝的观风行车沿苍头河北行出塞,?#21476;?#20986;六万多士兵为其修筑道路。为此行,隋炀帝写下了《幸北塞》以抒怀。

          鹿塞鸿旌驻,龙庭翠辇回。

          ?#38381;?#26395;风举,穹庐向日开。

          呼韩稽颡至,屠耆接踵来。

          索辫擎膻肉,韦鞴献酩杯。

          何如汉天子,空上单于台。

          (五)?#38138;?#23447;饮马长城窟

          隋炀帝风光出塞,?#38138;?#23447;也不?#39134;?#21776;贞观四年(630),李靖带兵10万,进驻静边军(即今右卫境内),从杀虎口出塞,进攻?#22238;剩?#28040;灭20余万众。为了这一大捷,?#38138;?#23447;李世民写下了《饮马长城窟》:

          塞外悲风切,交河冰已结。

          瀚海百重波,阴山千里雪。

          回戍危烽火,层峦引高节。

          悠悠卷旆旌,饮马出长城。

          寒沙?#20113;?#36857;,朔吹断边声。

          胡尘清玉塞,羌笛韵金钲。

          绝漠干戈戢,车徒振原隰。

          ?#22025;?#21453;龙堆,将军旋马邑。

          扬麾氛雾静,纪石功名立。

          荒裔一戎衣,灵台凯歌入。

          (六)刘沔伤感蹄窟岭

          唐代诗人刘沔,或许是听到在右玉境内的卧羊山上有蹄窟岭,传说为昭君出塞时马蹄踌躇不前所至,于是大发感慨,写下了如下诗篇:

          汉宫岂不死,异域伤独没。

          万里?#26352;平穡?#34558;眉为枯骨。

          回车夜出塞,立马皆不发。

          共恨丹青人,坟上哭明月。

          “立马皆不发?#20445;?#30424;石?#21830;?#31391;。可能就是诗人遥想当年昭君出塞时的意境。

          (七)明代将士苦征战

          明代,杀虎口是九边重镇第一关,诗中既有出征将士的威武雄壮,也有?#40065;?#33853;日的苍凉;既有对阵亡将士的凭吊,也有对战争惨绝的哭诉。

          唐龙的《秋日出塞》,就写出了金戈铁马、气壮山河的雄风。

          五?#38590;?#20891;令,平明出塞?#23567;?/p>

          青霄横杀气,白日振军声。

          野阔千营肃,秋高万马鸣。

          单于?#36828;荼保?#19981;用筑长城。

          霍鹏的《塞上吟》,更是“横扫千军如卷席?#20445;?#27668;吞万里如虎。

          昔道金河冷,今来玉塞凉。

          关门屯虎豹,斧钺扫豺狼。

          剑拂口枪影,旗摇太白光。

          韬钤常在箧,持此报天王。

          到了“土木之变”后,于谦“精忠报国?#20445;?#36196;胆忠心?#27425;?#26126;廷,他的《塞上即景》,就是明证。

          目极烟沙草带霜,天寒乞暮景苍茫。

          ?#29004;?#28861;?#21487;?#40644;鼠,马上弯弓射白狼。

          上将亲平西?#22238;剩?#21069;军近斩左贤王。

          边城无事烽?#25578;玻?#22352;听鸣笳送夕阳。

          然而,到了嘉靖时期就不一样了。连年的战?#36965;?#36793;城不堪负重,民怨鼎沸,听听李梦阳的《朝饮马送陈子出塞》吧。

          朝饮马,夕饮马,水碱草枯马不?#22330;?/p>

          行人痛哭长城下,城中白?#22681;?#38382;谁?

          云是今年筑城者,但?#26469;?#23478;别六亲。

          宁知九死无还身,不惜身为城下土。

          所恨功成赏别人,去年贼掠开城县,

          万里黄?#31350;?#38663;天,城门尽闭无人战。

          今年下令修筑边,丁夫半死长城前。

          城南城北秋草白,愁云日暮鸣胡鞭。

          嘉靖三十六年冬,“俺答汗?#25163;?#22260;右卫城,至明年?#27169;?#20961;八阅月,城中将士军民死守,几陷”。这是《朔平府志》的记载。再听听诗人王世贞的《战城南》吧。

          战城南,城南壁,

          黑云压我城?#20445;?/p>

          伏兵捣我东,

          游骑抄我西,

          使我不得休息。

          黄尘合匝,日为青,

          天模糊,钲鼓发,?#19968;?#21628;,胡骑?#30149;?/p>

          飚迅驱,树若荠,草为枯,

          啼者何,父收子,妻?#21490;頡?/p>

          戈甲委绩,血淹头颅,

          家家招魂人,队队自哀呼。

          告主将,若不知,

          生为边陲士,野葬复何悲。

          釜中?#24120;?#21320;?#21019;叮?/p>

          惜其仓皇遂长诀。

          焉得一饱,为野风骚,屑魂依之,

          曷不靓主将高?#26469;?#32411;坐城中,

          生当封?#27721;睿?#27515;当庙食无穷。

          明隆庆四年,明廷与鞑靼议和,在长城关隘开设马市,杀虎口就是开设的马市之一。每当互市期间,鞑靼人“每日蜂聚堡城,?#25105;?#27969;连,信宿不去”。诗?#26388;?#26085;乾的《行边》,描述了这一盛况:

          关城西望路迢迢,玉鬣?#29615;?#38081;马?#23613;?/p>

          日逐年来常款塞,雁门新出霍?#25105;Α?/p>

          和平互市,给长城内外带来了祥和、和谐的气氛。诗人郭性之《巡边夷人进酪酒罗拜》就描述了这一景象:

          靖朔楼头俯大?#27169;?#21481;关籍颡左贤王。

          马来汗血变?#23665;酰?#37226;荐叵罗露带香。

          胡虏已修三世?#20445;?#21556;钩空拂九秋霜。

          自惭坐啸浑无事,食口心惊两鬓苍。

          (八)清人吟咏歌盛世

          康熙三十五年十二?#40065;?#19971;,西征凯旋,在杀虎口设御宴宴请西路军有功将士,康熙皇帝吟?#23567;?#28698;海》诗:

          四月天山路,今朝瀚海?#23567;?/p>

          积沙流绝塞,落日度连营。

          战伐因声罪,驱驰为息兵。

          敢云黄屋重,辛苦事亲征。

          清廷西征,杀虎口商贾云集,南来北往,成为北方最大的商埠。为此诗人洪亮写了如下诗篇:

          谁跨明驼天半回,传呼布鲁特人来。

          牛羊十万鞭驱至,三日城西路不开。

          随着经济的繁华,杀虎口的山川焕其光,草木发其华。被誉为恒阳八景的景点,杀虎口就有两处。一在杀虎口东的樊家窑,因奇岩壁立,碧水潺潺,清雍正年间朔平府知府刘士铭以《混元流碧》咏之:

          翠丹梯白玉京,钧天谁弄素琴声。

          银河直泻三千尺,绛节高居十二城。

          细麦含风摇涧碧,垂杨笼日助泉清。

          恩波洵不遗穷谷,帝力高深未易名。

          在欣赏此间秀美山川之际,刘士铭可能想起了康熙皇帝为杀胡堡题名,改“胡”为“虎?#20445;?#27809;有为“混元流碧”也题个名,因而写出了?#23736;?#27874;洵不遗穷谷,帝力高深未易名”的诗句。

          在杀虎口南马营河与苍头河的交汇处,有一处被誉为“兔渚回纹”的景?#38534;?#25454;?#27573;?#20070;·太宗纪》记载:明元皇帝拓跋嗣于泰常六年“秋七月,西巡,猎于柞山,亲射虎,获之,遂至于河。八月庚子,大狩于犊?#23613;薄?#25353;《山西通志》:?#23736;?#28186;乃右玉北马营河‘兔渚回?#21360;!?#19968;千多年之后,刘士铭来到这里,大发思古之幽情。诗曰:

          发源驼岭历龙?#24120;?#24402;注黄河到海赊。

          清处讵同饮马窟,涛来拟欲?#21512;砷丁?/p>

          苍波古戍孤云落,岸草汀烟燕?#26377;薄?/p>

          漫道环城如带水,诈霖鹿塞润桑麻。

          杀虎口,作为西口古道,记忆着王朝更替的历史兴衰,也记忆着人间古往今来的悲?#29420;?#21512;。

          一曲“走西口?#20445;?#20256;唱数百年,越唱越红火。

        没有了

        责任编辑:康晓玲

        返回首页

        点击热榜

        ?#35753;?#22270;片

        • 客户端
        • 官方微信
        山东十一选五群
        <output id="k236h"><ruby id="k236h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<output id="k236h"><ruby id="k236h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meter id="k236h"><menuitem id="k236h"></menuitem></meter>
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k236h"><b id="k236h"></b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k236h"></code>

          2. <code id="k236h"><strong id="k236h"><dl id="k236h"></dl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k236h"><ruby id="k236h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k236h"><ruby id="k236h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k236h"><menuitem id="k236h"></menuitem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k236h"><b id="k236h"></b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k236h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2. <code id="k236h"><strong id="k236h"><dl id="k236h"></dl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  3. 法老王的秘密走势图 龙之谷手游职业 大明帝国客服 排列三走势图连线 任选9场开奖时间 北京pk10开奖号码 北京pk10计划(专业版) 外星大袭击电子 4s手机壳拜仁慕尼黑 云达不莱梅vs莱比锡红牛